柳亭

love鲤鱼cp 沈马组合🌹

“小泥猴子”

“还挺拿人”

“我是大龄剩男”

很久没回来看看了

今天心血来潮点开久违的抖音

刷到一条热度高的视频

一如既往

评论区我不点开都知道是什么鬼样子

那些人对他们的评判已经到病态的地步

懂自懂

我只想永远守护最好的沈马

【Y一个车里约会被发现情境 勿升真】

……………………………………………

她手上还留有他的余温

脑海里充斥着方才联排的对词

耳畔似乎还存有

刚刚沈腾疲累地靠在她的肩

头埋在她颈窝里用气声诉的情话

外面的闪光灯晃的她眼晕

头也跟着发麻

不由得双手压低帽檐

几秒前还疲倦地靠在自己肩上的男人

此时正精神烁砾地替她挡住大部分镜头

极度现实又极度浪漫

在外面一片喧哗声里

只有他的声音清晰到刻骨


“别拍她”


似乎很多年前他就欠她这句话

你会疯!我会疯!疯就疯!

姐宝及时站出来领蘑菇回家啦!!!

一些放大镜&0.3倍速视角

与丽书

偏散文 私设勿升


“我本就过的不幸福,麻木凑合惯了,可看到你也这般时,我便再也凑合不下去。”


————————————————————


亲爱的丽


展信安


这封信寄到你手中时

我已全然了却上段婚姻所有的麻烦事


原谅我这段时间的杳无音讯

处理一段本就破碎的关系很累

摆脱这困了我快20年的牢笼更累


所有不好的情绪充斥着这段时间


硬撑了好几年的婚姻

在即将崩盘的时候

浮现出了所有的阴暗面


我看着那一张张

道德绑架我了好些年的嘴脸

只觉厌恶到极致


到最后了还要再跳出来恶心我一番

让我的心情坏到极点


喜剧人的面具戴不上了

调侃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

也没有能力逗你笑了


所以我不敢回你的消息

更不敢接你的电话

我知道你也处在水深火热当中


更不忍心把坏情绪传染给你

更不愿看到你强撑着苦痛来安慰我


直到前段时间我才发现

原来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这么多年

你总是不经意间向我展现出你婚姻的幸福

展现出家庭的美满

让我望而却步

让我强行压制下内心中所有的冲动

让我逐渐真的祝你幸福


我时常替你感到开心

看到你与儿子视频通话时候的笑容

散发着世上最美好的母性光辉

也让我当年放手的愧疚

逐年递减


殊不知

你早已是演技绝伦的百亿票房女星

用你最精湛的演技

骗了我整整四年


不要责怪身边的朋友

他们实在看不下去

才花了一个下午向我诉说了全部实情


那个下午

明明阳光明媚

我喝着热茶

却感到如履薄冰


为什么你每段感情

都遇不到一个好人呢


我原以为你最后找了个软饭男

起码能在你一直渴望的家庭方面

给足你幸福和安全感


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自从他骗得你结了婚

骗得你生了孩子

就开始日复一式的PUA


为了更好的控制你

他总拿年龄说事

总用家庭道德绑架你


人前一副暖男的样子

伪装的天衣无缝

殊不知你每每疲惫的结束工作回到家

都窒息到不能呼吸


我知道你很爱你的儿子

为了他

你一直在努力支撑起这个家


为什么你的付出总是得不到回报


如果不是怕进监狱

此生再也无法与你相守

我甚至不介意

在知道这件事情的那个下午

冲进你家解决掉他


我一直觉得上天待你不公

一路走来

我见证了你的太多段感情


从来都没有遇到过一个

值得你托付的人


当然

从前的我也不例外


15 16年那场风波过了之后

我顺了全世界所有人的心意

结婚 生子


却独独

落下了你


正当我想回头

正当我的痛苦越积越深的时候


你偏偏结婚了

快到让人难以置信


不怕你笑话

我独自一人在工作室

排练了好多天

该怎么像一个没事人一样

该怎么像你当年一样

出现在婚礼上


再深厚的演技

我也演不下这场戏


可是你又突然告诉我

告诉我们

你不打算办婚礼


我承认

当时我的心里确实松了好大一口气

但随之而来的

是无限的心疼


我自作多情的

以为你是怕我难受

谁知

当时剪着一头利落短发的你

干干净净的落下一句

“我们家许先生说的……”


再次把我内心所有不该有的冲动

给牢牢堵死了


我小肚鸡肠的怨恨你

我心想他不给你婚礼

你都愿意同他在一起


可为什么那个下午

朋友们告诉我

那时我并没有自作多情


你不办婚礼的真实原因

是因为

你已经经历了一次

在我婚礼上翻江倒海的难受

不想我遭同样的罪


单单是这一件

就足够我打破所有世俗的枷锁

就算头破血流

也要向你而来


入秋了

料理完所有琐碎事情后的那个下午

我走在院子后的

梧桐道上


看着已经开始往下掉落的叶子

并不觉得悲凉

踩着落叶向前走去

走向我的春天


一时太过于气愤

说的有些偏了


儿子她坚持要带走

我每月都会回去看他

但却不会与儿子的母亲有任何瓜葛


你的儿子

我会把他放在心中同样重要的位置

爱屋及乌这四个字

我会把它发挥到极致


财产分割之后

我只有前半生的小半积蓄了

如果你不嫌弃的话

它们连同它们的主人

都将归到你名下


我从没试着做过一个好丈夫

但在你这里

我相信一定会无师自通


曾经我很愧疚

愧疚到觉得没资格再去找你


可比起你现在身处的深渊

我还是有着几分自信


既然他们都不懂得珍惜你

那我这个求之不得去珍惜你的人

你能考虑考虑吗


曾经我坚信

艺术和生活只能选一头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

不论是艺术还是生活

我脑海中那个人都是你


我后悔了

当年我如果能勇敢一些

我如果勇敢到能和全社会对抗

就不会失去你了


三十岁的我没有的勇气

四十岁的我有了


不知道你还愿不愿意

回到我的身边


法务团队我都给你安排好了

就算是为了儿子

你也不该一直让他守着这样一个父亲


你是多么优秀的一个女孩啊

是我做梦都想拥有的人

你不该过这样的生活


写到这里

希望我能够以词达意


如果你还愿意的话

就来找我吧


我在

你给我买的有些硬的床垫上

在海南

在我早就偷偷署上你名字的

我们的家


                              完全属于你的沈腾


一些有感而发

我为越来越多的新时代独立女性欣喜的同时

​也在打心里厌恶那些拿孩子用青春道德绑架的时代弃子

​你让我感觉不到丝毫同情

​只有与你同为女性的丢脸

青春是可贵的 但绝不是你因为知道它在世俗的观念里可贵 从而去用它拴住一个已经不爱你的人 然后你得到了巨大的财富 嗟来之食 可你在玷污你的青春 这是你个人的龌龊事情我本来无心评判  但你不知丝毫轻重廉耻的去用自己的想法和经历引导社会舆论 去唤醒一些还不太坚定的人心里那条辫子 你在加深世俗的偏见吗 可悲吗 所有的结果都是咎由自取 没有种下善因就不要妄图得到善果

孩子也是神圣的 但你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你对你的孩子负责吗 在你把他当做道德绑架工具的时候 你有问过他的意见吗 不要再为自己目的不纯的种种行为套上疯狂博同情噱头的色彩了 与你同为女性我只能感到可悲 我心里的辫子剪干净了 女权也从来不是单方面的盲目维护

离婚

在有结果之前 写一个我最期盼的状态

私设 先勿升真 


——————————————————


“把这个签了”

许久未归家的沈腾

这次突然回来

和谁都没有提前打招呼


灰色的桌子上

赫然摆着一份离婚协议书


刚哄完儿子睡下的王琦

有些愕然

但随后便反应过来

她甚至还没来及

摆出一副望夫石的激动样子

去像以往那些他回来的日子一样

自以为是地讨摇钱树欢心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是说这个的”

沈腾看着对面卸下伪装的法定妻

心里的不安几乎退尽


“不然我们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王琦看着面无表情的沈腾

他摆明着下定了决心


其实这么多年

沈腾明里暗里提过无数次

但王琦总会用各种办法

让他继续过这种世俗的生活


但这次不同

他没有再和她商量

而是直接印出了那份最后通牒

摆在她面前


其实她也过够了

很早之前

她就明白

沈腾对她的爱所剩无几

更多的只是责任


婚后这些年爱褪去的更快

在还无完全消失的时候

他再次逆来顺受答应生个孩子

孩子出生后本以为可以回温

但是王琦逐渐看清

她是她

孩子是孩子

沈腾惯常是割裂看待


更何况

世人当年同情万分的深情十二年

对于她而言

喜欢这个人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是借此

守住这颗摇钱树


原生家庭的教育根深蒂固

一个贪财

一个重责任


或许从责任大于感情的那一天起

他们就已经是个错误


下意识的

王琦准备拿起那份白纸黑字

看看财产分割情况


“你七我三,不用看了”

“儿子还小,可以跟你,我会永远对他负责”


王琦震惊地看向他

一瞬间觉得自己或许从未了解过真正的沈腾


“你自己卖命赚来的积蓄,就这样给我大半?”

“怎么,我花钱换自由,不能再值了”


王琦的心里还是挺满意这个结果

她这些年装也装累了

看网上那些言论也看烦了

拿到自己想要的再好不过

儿子他也最终让给她


看着王琦久久不言语

沈腾有些不耐烦

他独自在外面拍摄这段时间

安安静静地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或许是不惑之年

又或许是稻草积累到一定程度


“你还想怎样,爸妈那边我早说过”

“我会继续把他们当所谓的亲人,有困难可以找我”

“不过拿了这么多钱你们还能有什么困难”

“王琦,我这次来是通知你的”

“如果这次你依旧不同意,那只能法庭上见”

“责任我担够了,我也不介意把你以及你家人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放在微博上”


王琦看着平时说话懒懒散散

此刻掷地有声的沈腾

这样的语气和神态

她只在他和马丽接受采访的时候见过


“好,我签,不过你要答应说到做到”

“没问题,拿钱走人,好好对我儿子”

“我会定期打听他的情况,你也要随时允许我去看他,但请和我保持距离”


签字的时候王琦感到一些可悲

自己目的不纯死死坚持下来的婚姻

好像一场笑话

不过好在她拿到了自己想要的

也看在最后的感情上

放过他


看她签完字

沈腾转身去收拾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

王琦站在原地

看着他从未有过的

轻松的背影


“最后问一句,是因为她吗”

沈腾收拾行李的动作迟疑了一下

“是,也不是”

“我喜欢她,你一直都知道,但我离婚不是为了和她结婚,马丽现在的家庭她认为很幸福,我尊重她,她愿意同我做些上不了世俗台面的纠缠,我更是求之不得。我离婚是为了我自己,四十二岁了,该为自己活一次,为那个心里深爱她的我活一次。”


“沈腾你是怎么义正言辞地说出这些话的”

沈腾没有停下收拾行李的动作

“有多少人因为不敢说,永远也不敢做,逆来顺受地过完一辈子,我不乐意变回那样的人”


谈话间

行李收拾好了

他轻手轻脚走进屋看了一眼熟睡的儿子

“我永远是你父亲”轻声说道

随后拉起箱子大步流星地走向门口

拿起那个他期盼了多年的离婚协议


开门前最后对王琦说

“也祝你活成你想要的样子”


门被轻轻关上

前半生的生活也就此关闭


王琦心里还是有些不甘

她立刻把这消息说给了父母

一开始几乎快要疯掉的母亲

听到王琦分了七成财产

火气没了大半

不过想来想去还是有些不忿

权衡利弊后没有再去纠缠

但报复性地

把这个消息放给了娱乐号


………………………………………………


好不容易忙完一阵子

马丽躺在午后阳光照射的大沙发上休息

许文赫哄着孩子睡下了

她难得清闲翻开微博

习惯性地先搜了沈腾的词条


沈腾离婚


???

怎么会

排在他名字后面相关的第一条

居然是离婚


马丽立刻意识到事情不对劲

就算平常也一直会有风言风语

但绝对不至于到搜索第一的位置


她随机点进去跳转了无数个界面

最终到一家影响力还算大的娱乐号上


长在笑点上的男星突然就离婚了

老婆分走他大半财产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

这家娱乐号只接真消息

对接方是明星身边的人


她立刻打电话给沈腾

响了好久才被接起

“怎么啦,丽”

沈腾有些气喘吁吁的声音传来

“你在哪呢沈腾,干嘛呢这么累”

到嘴边的话还是先咽了回去

马丽下意识地先关心他


“害没什么,我就是正忙着搬家呢”

“搬家?你和我说实话,为什么现在微博搜你名字,随即相关的第一条就是沈腾离婚?”


“哟,我丽又偷偷搜我啦?”

听到这人还是想办法逗自己开心

马丽又心疼又生气


“别贫了沈腾,你到底是不是离了?”

“别生气嘛,是是是,我离了”

“我和她不就只差个形式,这么多年你最清楚了”

“没多大事哦别担心”


“你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你是不是分了大部分财产给她”

“我猜的没错的话,你是不是还把儿子让给她了”

“沈腾你说话”


电话那头安置好最后一件行李的沈腾

一下就猜到那难缠的前岳母

做了最后的坏事

他早就预料到了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那…你都知道了我也就不瞒了”

语气委屈但平静


马丽一时说不出话来

那是他拼搏半生的积蓄和唯一的儿子

这半生她和他一起打拼过来的

自然知道这些钱赚的有多不容易

也知道他有多爱他儿子

为了一纸离婚协议

说让就让了


像是知道对面沉默的马丽在想什么

沈腾开口

“也是为了我的自由,很值得”

“钱就不提了,儿子我还是可以随时去看的”


马丽心疼的很

同为人父母她不可能不替他难受

“你是不是为了我……”

“我是为了我自己,你不要有压力,你什么都不需要为了我离婚这件事而改变,我只希望你幸福,我喜欢你,我爱你,所以我更不会要求你什么,我只要你幸福,快乐”


马丽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下来

很多年前

她固执地认为自己的幸福只有沈腾能给

后来为了时宜

嫁给了这样一个普通人之后

她才明白幸福是自己给的

她很爱儿子

这个完整的家她是为了儿子撑起来的


可是沈腾

也是她一直都爱着的人

这么多年他们都没有断了那暧昧的关系

许文赫知道

王琦也知道

不过是都各有所图

默许这一切罢了


但他竟然真的离婚了

还丝毫不怕被爆出来

这份爱的程度是马丽自己都震惊的


“我要给自己一个交代,给我们过去十几年一个交代,这个交代我给就够了,我们共享,我永远都欠你的,丽,千万不要愧疚,这是我该做的”


马丽已经泣不成声

“那你,你现在,现在住在哪里”

沈腾听到那边的她在哭

心疼坏了

“别哭别哭,我就在你家对面”

“啊?”

“像很多年前那样,在你对面”

“沈腾你真的……”

马丽哭的更厉害了

“哎呀顺手买一栋别墅的事,三成我也还是有这个水平的,小公主别哭了好不好,我心绞痛”


到这个时候他还在逗她开心


在眼泪决堤而下的同时

马丽心里多年的疙瘩也逐渐解开

不得不承认

她内心深处还是介怀

当年沈腾为了外部因素和王琦结婚

哪怕她知道他心里最爱的一直是自己


沈腾是她唯一最想嫁的人

没有嫁到

所以要强的她轻易选择了一个小年轻

也坚决不举办婚礼

很久没有联系沈腾


那段时间沈腾用尽了自己所有

去讨她开心


再后来他们都为人父母

更是明白世事因果

心照不宣地和好

珍惜这可贵的情谊


人生已经很幸福圆满了


但马丽真的没有想到

有生之年自己的搭档

连她内心深处的疙瘩也帮她解开了


她害怕有一天对这个男人的爱真的超过理智


“哭完啦,那过来找我吗?”

“我现在可是单身人士一个,诚挚且大方邀请马丽女士过来偷情”

“滚犊子,我什么时候不大方了”

马丽破涕为笑

沈腾嘴还是这么损


听到马丽哭笑声的许文赫

从孩子身边醒来

走出去例行关心


“怎么哭了,媳妇”

揉着眼睛但很震惊

“哦哦没什么,腾哥离婚了而已”

马丽随手擦干了眼泪

也没有挂掉沈腾的电话


许文赫立刻从震惊转为惊恐

“啊,那你不会……”

“瞧你吓的,儿子小呢,我暂时不会”

“暂时”

“暂时”

电话这头和那头的两个男人同时重复

许文赫这才意识到马丽在和沈腾电话


“行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总之肯定穷不了你”


还没缓过劲来的许文赫

看着马丽站起身收拾东西

更担心了

“真假的……那那你现在这是去哪”

“今晚我去对面小区找沈腾,你看好儿子”


电话那边的沈腾很是惊喜

果然大方


一句话信息量过大

“什什么,沈腾哦不腾哥搬到对面了,你现在怎么直接……噢噢噢没事恭喜腾哥乔迁啊!”


许文赫看得出来马丽刚才和沈腾聊了挺久

已经做出了现在的决定

直言不讳的不再是表面找个借口

去和沈腾见面

算是心态的改变吧

别的以后再看


故意提高音量让对面的人听到

沈腾唯一顺眼许文赫的

就是有眼色会讨好人


沈腾得意地笑出了声

“小伙别担心,丽还回来呢”

“臭不要脸”


………………………………………………


不到五分钟

门铃已经响了


“欢迎这个家的女主人”

沈腾立刻打开了门


马丽看着略显沧桑但眼神格外精神的沈腾

心疼地扑到他怀里


“以后来了直接输密码进来,是你生日”

沈腾埋在马丽的颈肩

温柔地在她耳边说道


“那我想改成我们第一次见面那一天”

“都听你的,沈夫人”


沈腾把马丽圈在怀里

轻轻抚摸她脸上的泪痕


马丽看着他

心里再无芥蒂之后

好像更喜欢他了


搂住他的脖颈

吻了上去

沈腾用力将她狠狠贴在自己身上

双手在腰背间摩挲


一路缠绵到床榻

所过之处都是马丽喜欢的装修风格


这是一场看似突然实则准备已久的离婚


激烈碰撞间

马丽突然想到了什么

“你……这样…会不会…影响咱俩…的合作…”

“呼,现在才…想到嘛…傻老婆…”

“我在你来的路上…就…嘱咐好了…公关那边”


“我爱你,沈腾,真的好爱你”

“我也爱你,丽,永远都爱”


落日的晚霞格外温柔

余晖透过窗帘的缝隙

洒进充满爱意的房间

落在二人熟睡的面容上


似乎连上天都在祝福他们


避嫌期又怎样

那个人在台下又如何

我也敢牵起你的手

向你单膝下跪

“月光如酒,敬旷世温柔,敬你我戏中情意,至死方休。”